非法集結刑罰

修訂主要建議將「非法集結罪」最高監禁刑罰降至6個月, 「暴動罪」最高刑罰降至3年, 並廢除「破壞社會安寧」作為控罪定罪, 改以使用暴力及威脅使用暴力為新訂罪行的必要元素, 另外將「暴動罪」集結人數要求由3人提高至12人, 並加入「共同目的」作為

【橙訊】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表示,昨日在機場1號客運大樓附近拘捕5名男子,年齡介乎17至28歲,涉嫌非法集結。他續指,被捕男子仍在扣留中,案件交由新界南總區重案組調查。 謝振中說,根據國際做法,在機場內生事,刑罰相對較重。

【有線新聞】立法會議員區諾軒和朱凱廸希望以私人條例草案,修訂《公安條例》中暴動和非法集結罪的控罪元素和刑罰。 根據《基本法》74條,議員提出私人草案涉及政府政策必先取得特首書面同意。他們建議修訂非法集結罪和暴動罪的最高監禁分別降至半年和三年,集結人數門檻就由3人提高至12

【本報訊】壹傳媒黎智英涉嫌刑事恐嚇及非法集結,兩罪均可判處監禁刑罰,判刑要視乎不同因素,包括控方選擇採用簡易程序或公訴程序檢控。如果控方選擇循公訴程序檢控,而法庭裁定他兩項罪名都成立,他面臨的最高監禁刑期合共十年。

【梁游罪成】梁游案今日判罪!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2016年因宣誓風波被拒進入立法會會議廳,二人涉嫌與3名助理強行進入會議室宣誓,被控一項參與非法集結及一項企圖強行進入的交替控罪,早前被裁定非法集結罪成,將於今日判刑!

至於所謂的「公眾地方妨擾」,由於這不是一條成文法,沒有成文內容,法官判決主要參考案例和涉嫌違法者的具體行為,被告者在公眾地方的行為有否可能危害公眾生命財產,或影響公眾可共同使用的權利,最高刑罰是監禁七年,比「非法集結罪」罰得更重。

2014年5月20日黃陳二人上訴得直,改判罰款四千八百元。黃毓民指,是次非法集結的刑罰由緩刑減到罰款,成為其中一宗案例,對準備參加佔中的市民是好事,讓他們即使被定罪亦不用受太嚴重的懲罰 [41]。 汽油彈言論 [編輯]

早年簡歷 ·

法院如此混淆概念的做法已非首次。在《戴志誠案》中,張慧玲法官認為「非法集結」罪判刑時,應借鑑涉及獄中暴動的 2002 年《張俊千案》中法庭考慮的因素(暴力的程度、暴動的規模、涉及的人數等)。張法官亦判定要立阻嚇性及懲罰性的刑罰以反映案件嚴

例如,任何人在公眾地方作出相當可能會導致破壞社會安寧的行為,可被判處一年監禁;而參與非法集結的人則可被判處五年監禁。此外,市民若參與一個未經批准的公眾集會,須面對最高五年監禁的刑罰。就此,政府可否告知本會: (二)警方有否就《公安

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(AOABH) 根據第212章《侵害人身罪條例》第39條,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的刑罰比普通襲擊更高,因這條罪行對受害人構成實際的身體傷害。 檢控官通常會用醫生報告以證明相關行為有否造成實際身體損害。較輕微的身體傷害包括有紅腫、壓痛或腫脹等。

簡介 早前在律政司司長 訴 梁曉暘及另十二人CAAR 3/2016一案中,律政司司長就13名示威者(統稱「各答辯人」)衝擊立法會大樓,違反香港法例第245章《公安條例》第18(3) 條非法集結罪等條文申請刑期覆核。上訴法庭推翻了原本判處的社會服務令,改判各人監禁8至13個月,並於2017年9月11日頒下判刑

法庭又指,《禁蒙面規例》現時規定「非法集結」以及「未經批准集結」等情況都禁止蒙面的規定並不合理。指除了「非法集結」以外的禁止蒙面措施,對基本權利的限制超乎合理所需,不符合相稱性驗證標準。法庭會再有下一步聆訊。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新聞摘要

至於非法集結罪,亦源於《公安條例》,張達明指條文指當有3人以上聚集,並作出擾亂秩序行為,或作出帶有威嚇性、侮辱性或挑撥性行為、意圖導致他人認為該集結會破壞社會安寧,或害怕他們會藉此激使他人破壞社會安寧,即屬非法集結,若罪成最高刑罰為

社民連主席吳文遠及兩名成員陳文威和周嘉發、大專政改關注組葉志衍、盧德昌,嶺南大學學生會前會長鄭沛倫,香港眾志前成員林淳軒及主席林朗彥,涉於2016年11月反釋法遊行中,擅自將終點更改為在中聯辦外,經審訊後被裁定參與非法集結、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

 · PDF 檔案

終審法院信納,鑑於非法集結的規模和涉案的暴力程度,即使不參考 黃 之鋒案 (上訴法庭) 所訂定的指引,就 本案非法集結罪判處社會服務令 ,刑罰也明顯不足,有需要判處監禁。上訴法庭有權在覆核時改判加重的 監禁刑罰。(第32 及47 段) 10.

戴啟思又指,在原審時黃之鋒涉及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罪,罪名不成立,但上訴庭在覆核刑期時,要一併考慮相關元素。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反問,假如認為被告的刑罰明顯過重,上訴庭在處理覆核刑期時,是否亦可以考慮新的證供或文件,法庭不應只局限於原有的證供或文件。

執業大律師陸偉雄說,今次禁制令範圍相當闊,限制遊蕩行為,除示威者外,在機場的露宿者亦包括在內。參照2014年佔中判例,違令刑罰要視乎情節而定,可判罰款、緩刑或判監,不可一概而論,「需注意身處指定區域,亦可能干犯非法集結,不等同安全。

香港法院裁決兩名立法會議員黃毓民和陳偉業非法集結罪成立,兩人獲准保釋,將在5月16日宣判。 裁判官指出,黃毓民和陳偉業在2011年七一大遊行

所謂〈暴動罪〉,其實是均沿自香港法例第245章《公安條例》,其中第18條關於非法集結,顯示凡有三人以上聚集,而行為會擾亂秩序,或行為有威嚇性、侮辱性或挑撥性,意圖導致他人認為該集結會破壞社會安寧,或害怕他們會藉此激使他人破壞社會安寧,即

3/3/2020 · 【Now新聞台】立法會議員區諾軒和朱凱廸提出私人條例草案,修改暴動罪及非法集結罪的控罪定義及最高刑期,包括把暴動罪的最高刑罰由監禁十年減至三年。 六月至今的反修例衝突,數以百計的

5人今日於九龍城裁判法院被裁非法集結罪成,各被判囚4周,但獲准以3,000元現金保釋,等候上訴,期間不得離港。 綜合報道,署理主任裁判官王詩麗認為,5人當日的行為是集體行動,而且有計劃使用暴力及以暴力損害立法會尊嚴,因此需判阻嚇性刑罰。

曾焯文:梁游非法集結罪成,英國HK Watch謂顯示公安條例極須改革 Chapman Chen: Hong Kong Watch’s statement on the illegal assembly convictions of Baggio Leung and Yau Wai-ching – 本土新聞 Baggio Sextus Leung, Hong Kong Watch, Human Rights, illegal

 · PDF 檔案

正確的,就是當非法集結涉及暴力,即使涉及相對較低程度的 暴力,也不會被容忍,在未來亦可能合理地招致即時監禁的刑 罰,因為罪行的控訴要旨是集結的人仗 人多勢眾而引起破壞 社會安寧的風險與擔憂。 律政司亦注意到,終審法院重提周諾恆(2013)16

因此,要有效地對付這批人,特區政府應援引《緊急法》設立特別法庭去審理他們,因為非法集結罪名最高刑罰是入獄三年,只是法官過去不按例判

香港的法律保障集結、示威和言論自由等權利,但該等權利必須合法地行使(判案書第110至112段)。由展開檢控至上訴法庭處理刑罰覆核,每個階段均是嚴格依據法律進行。三名被告被定罪和判刑,完全是因他們的違法行為,而非他們的政治主張。

終院指出,社會服務令是香港非法集結案件常見刑罰之一,認為原審裁判官考慮案件較多正面因素,全屬原審裁判官的酌情權,除非原審刑罰有明顯不足,否則上訴庭不應視原審「錯誤」。

 · PDF 檔案

A3 責任編輯:陳以新 版面設計:耐克 重